比特派使用教程 – 老挝数字货币交易平台_伊犁州在线

【比特派钱包官网】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来源:金融投资报 

号称“不走寻常路”的美特斯邦威,似乎已走入穷途。

8月初以来,多名自称是美特斯邦威的员工在社交平台爆料称,公司自4月起拖欠薪资,到8月仍未发放。很快,“美特斯邦威被曝大量拖欠工资”迅速冲上热搜。

事实上,欠薪,只是美邦服饰近年危机的冰山一角。

每况愈下的美邦服饰

当年让楚雨荨“不知道镜子里面那个女孩子是谁”的美特斯邦威,正陷入欠薪风暴。

近期,有多名网友在社交平台称,美特斯邦威从4月开始拖欠员工工资,涉及上海、辽宁、天津等多地的分公司、子公司及关联机构,并有网友出示了“延薪通知”。

也就是说,美特斯邦威员工近半年都没有拿到工资,他们面临的养家糊口压力可想而知。

图据美邦员工抖音号

甚至,还有媒体报道,为筹资金发工资,美邦要求员工卖衣服做推广拿提成来抵扣工资。

欠薪背后是美邦服饰多年来深陷业绩亏损泥潭的事实。

最新披露的半年度业绩预告显示,截至2022年6月30日,美邦服饰预计归母净利润亏损6.2亿元-6.8亿元,比上年同期暴跌1646.86%-1492.73%。

尽管美特斯邦威将闭店和亏损原因归结为疫情影响,但依然无法掩盖其长达十年的经营颓势。

公开信息显示,2008年8月在深交所挂牌上市的美邦服饰,业绩一度高歌猛进。

而其由盛转衰的转折点在2012年,当年美邦服饰营收及净利润双双下滑,由此开始走下坡路。2015年,更是首次出现亏损,亏损4.32亿元。

自此,亏损成为美邦服饰常态,仅在2018年短暂扭亏转盈。2019年-2021年,美邦服饰净利润分别亏损4.685亿元、8.594亿元、8.255亿元,三年累计亏损超21亿元。

接踵而来的则是大量关店和人员流失。

年报数据显示,2020年-2021年,美特斯邦威的线下门店数量锐减,两年内间共关闭1655家门店。

与此同时,2021年末公司在职员工的数量合计2871人,较2020年年报的4951人,减少2000余人。

在业内看来,美邦服饰衰败的原因除了电商兴起及Zara、HM、优衣库等国外快销品牌攻城伐地外,亦与创始人的错误决策有关。

玩资本运作的创始人

有观点认为,美邦服饰如今的窘境,与公司创始人周成建当初的一系列失误脱不了干系。

如错失电商时代,跑马圈地的“直营店+加盟店”线下营销网络布局,已被私域流量、短视频为代表的网络渠道赶超;

试图讨好年轻人,但设计能力和渠道管理都没有跟上,导致高库存,不少网友吐槽“价格不算贵,质量不算差,款式真不行”……

金妹儿注意到,创始人周成建还热衷于资本运作。

2014年,华瑞银行获批成立,首期注册资金35亿元,是当时首期试点成立的五家民营银行之一。而当时财大气粗的美邦服饰出资5.25亿,占股15%,成为该银行的第二大股东。

除了进军金融业,2014年9月至2015年4月期间,周成建还与徐翔合作操盘美邦服饰股价,并在徐翔事发后作为典型案例所公示。

据资料,6个月时间里,徐翔伙同周成建分三步完成了涉及数十亿利益的股价操纵,徐翔的每一步操作及周成建的减持步伐配合地极为精准。

最终,徐翔从中获利4.5亿元,美邦大股东、周成建控股的华服投资则套现31.8亿元。

徐翔被捕后,周成建曾在2016年初失联,同年11月,周成建女儿胡佳佳接班美邦服饰。

尽管这起股价操纵案已尘埃落地,但给上市公司美邦服饰却带来了极大的信誉损害。

自2015年4月以后,美邦服饰股价跌跌不休。截止8月15日收盘,报收1.7元,市值仅有42.71亿元。

值得关注的是,美邦服饰之所以苟延残喘至今,是得益于早年买铺面买股权。

仅2008年末到2011年,美邦服饰就花费超10亿买下70多家店面。华服投资也斥资10亿多买下上海国际客运中心2号楼。

很显然,自亏损后,美邦服饰就开始卖卖卖。

2016年,在主营业务亏损5.18亿的情况下,美邦服饰通过变卖资产获取了5.71亿的资金,实现扭亏为盈。

2022年一季报显示,报告期末,美邦服饰非流动资产的长期股权投资6.52亿元,投资性房地产3.33亿元,固定资产合计8.16亿元。

不知道,等这些资产卖完后,美邦服饰又将何去何从?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imToken钱包app)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2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