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派钱包怎么转出 – 钱包地址app_盘锦人才网

【比特派钱包官网】

文| 刘丽丽

“目前还是负库存模式,长单履约率还不到100%”,协鑫科技投资者关系总监宋昊这样说起目前企业的生产情况。

他表示,现在整个行业已经接近100%运转负荷,头部厂商的运转负荷基本都在110%以上,现在硅料生产是超产状态。然而,就算如此,“长单履约率也还不到100%,已经签过长单付了预付款的客户,我们都没办法100%满足供应。”

协鑫科技是全球最大的光伏材料供应商之一,它和通威股份、特变电工新特能源、新疆大全、东方希望等中国企业,共同占据了全球多晶硅市场70%以上份额。

硅料市场今年以来一直供不应求价格居高不下,上游硅料硅片企业基本上都赚得盆满钵满。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硅业分会8月10日公布的太阳能级多晶硅最新价格显示,单晶复投料、单晶致密料、单晶菜花料的主流成交价周环比涨幅分别在0.66%、0.73%、0.77%。从2022年初至今,硅料价格已经实现了26次上涨。

“拥硅为王”历史重演

这种持续上涨的行情什么时候会告一段落?协鑫科技投资者关系总监宋昊认为,这个局面预计到今年四季度能开始缓解。“因为今年三季度还有一批硅料厂投产,但产能释放达产需要时间,后期产能释放出来以后,估计能够初步满足需求增长。”

但他也表示,虽然这样价格应该开始从高点陆续回落,但因为行业发展速度比所有人预计都快,需求也确实比较好,所以后期估计价格应该还能够处于相对比较好的位置。

“现在是有瓶颈环节,有供需矛盾所导致的周期,但这个矛盾应该是在解决的路上。”宋昊表示,按照目前市场观察来看,价格属于相对来说比较高,未来一定会逐步回归,但硅料供给量在未来会长期小于下游需求。“从产能对比上,硅料产能会比硅片、电池、组件都少,这个可能会维持比较长时间,从内部利润分配上,硅料的话语权会增大。”

“今年光伏供需的整体形势和硅片环节大量新产能上线决定了硅料厂商可以继续保持最强的议价能力。”彭博新能源财经光伏分析师江亚俐也表示了类似看法。

关于硅料供应相对不足的原因,宋昊认为,这种状况其实从2020年之后就开始了。“因为2020年行业被压缩到了极点,整个行业处于亏损状态,缺乏新投资。后面下游是在持续扩产的,需求持续增长,但多晶硅本身扩产周期比下游长,也是资金密集的行业,短期内扩产速度没办法跟上需求增长,下游扩产速度始终是比上游快。第二个因素就是终端需求,各种各样因素带来的超预期增长。”

“因为行业属性的差异,硅料扩产比较难,”他介绍,硅料属于精密化工,门槛比较高,人员培养等方面也相对比下游要难得多,时间周期比较长,其次在资金上技术密集程度上属于资金技术密集行业,扩产比下游单纯制造业其实难度要大很多,周期也长,所以就出现这种脱节状态。

“光伏下游环节,只要有资本,可以很快形成几十上百GW级别的产能,员工培训也相对简单。但硅料是化工行业,可能一个月都没办法形成安全意识和化工的系统性思维,所以它是一个完整复杂的系统,难度比其他环节要大。”宋昊表示,化工的整个系统调试,包括达产,都需要过程。

“晶硅企业很少边基建边产能爬坡的,除了我们的颗粒硅是模块化,可以一个模块一个模块搞,采用西门子法的企业都是一个厂一起投产,然后慢慢爬坡。下游电池厂安好一条生产线就可以开干了。这些就导致了硅料跑的速度永远赶不上下游。”他说。

赚钱能力媲美茅台,天花板还有多远?

现在太阳能级多晶硅平均每吨30万元左右的价格,是不是已经到了天花板?

彭博新能源财经光伏分析师江亚俐认为,硅料价格天花板很难说,在现在的供应形势下,能往下传导就可能一直上涨。“高涨的能源价格使得光伏经济性在高组件价格下仍然比较可观,另外中国小型光伏规模扩大,对组件价格接受度也相对较高。不过新硅料产能释放,预期将大大缓解紧张的供应。”

她表示,目前对于明年的光伏装机需求预期的最高情景是接近300gW,相对于500gW左右的硅料供应能力,供应局势会有很大的改善。

“现在是周期的高点,就是这一轮周期的一个高点。”一位硅料行业内部人士认为,未来新产能正常释放的话,基本上价格处于高位一定会反转的,只是时间问题。

“一个制造业行业已经有70%多毛利了,赚钱能力已经达到茅台了,这不是合理的业态,只是因为短缺。这种情况不会长期存在,市场会去找平衡。”上述人士坦言,“之所以资本给出硅料行业这么高的回报,其实就是让企业去扩产。因为缺,给你钱,让你去扩产之后,解决掉供需矛盾,价格就不会那么高了,它要回归到均衡的状态。”

没有人会放过眼前的机会,硅料企业都在积极扩产。该人士表示,头部企业协鑫和通威可能是产能扩大最多的,通威主要是今年上半年有增量,协鑫是下半年增速比较快。“通威今年有20多万吨,明年30多万吨,实现了50%的增长,大全、新特其实也是接近于百分之七八十的增长。”

协鑫科技投资者关系总监宋昊介绍,协鑫科技其实从7月份开始就有比较明确的产量产能的增量。“徐州10万吨产能、新疆6万吨,乐山那边10万吨产能刚开始投,到年底会投完,内蒙古包头还有一个10万吨。到今年年底,实际达产的产能是乐山的10万吨、徐州的10万吨,全部产能会达到28-30万吨,新增大约十三四万吨。”

他还表示,明年协鑫科技的产能总量大概会有一倍的增长,也包括一些权益产能。“明年会形成徐州、乐山、包头各10万吨,再加上新疆那边6万吨联营的,一共36万吨。很快还会开工和中环合作的项目10万吨,到明年年底大概会有46万吨产能,达产的可能会有40万吨左右。”

有人会在这一轮周期中出清

“明年应该会好很多,明年至少长单的履约率应该都是能保证的。”宋昊这样说。

但一些等米下锅的下游企业不安全感比较强。在硅料价格居高不下的背景下,光伏企业一体化的愿望越发强烈。比如,东方日升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8月13日发布公告称,拟在内蒙古包头市固阳县投资约30.3亿元建设20万吨金属硅项目,称可以促进光伏产业链集聚效应,完善产能一体化布局,提升综合竞争优势和盈利能力。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光伏产业链上下游的博弈一直此起彼伏。

“头部企业有明显加快内部一体化产能建设,同时也采用参股及少量自投的方式继续向上延伸到硅料环节,以保障供应。”彭博新能源财经光伏分析师江亚俐表示,这两年硅料价格高,供应紧张,的确刺激了企业加快一体化布局,原料价格导致全产业链价格上涨,高度依赖现货市场的厂商相对更为被动,和一体化厂商利润分化加大。

虽然很多企业希望布局一体化,但真正能把一体化做好,实际上很难。

“每一次行业周期的高点,就有无数资本涌入,一定会加速竞争,会有比较弱小的企业出局。”宋昊认为,洗牌是必然的。“它会加快原有的进度,按照正常的产业逻辑,弱小的企业随着时间推移没有成本优势产品优势,这些企业都会出清的。”

“比如,现在硅料是30万元一吨,如果价格跌到10万元左右时,有些高成本的产能就要开始逐步出清,会关掉退出行业,这个是一定的。”宋昊表示,可能有二三十万吨相对比较高成本的硅料产能,会在未来出清。

虽然业内普遍认为,硅料环节的话语权在产业链上会比较大,但事情也不是那么绝对。

一位硅料行业人士表示,“每家企业的定价策略不太一样,但一些长期的之前给过较大帮助的核心客户,给的价格会相对低一点。”

“市场失衡的状态下,最差的东西也能卖出去,而且高价卖,但是要记住,客户会有记忆的。”上述人士坦言,毕竟行业里的人都是低头不见抬头见,这么多年都在同一个战壕里。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imToken钱包app)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4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